さよなら、ママ。

五月十九日 下午三時半 病人宣告不治

也許是還來不及迎接悲傷,也許心底裡面跟本未能接受現實;
不過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真實,不由得我接不接受,想不想要。

也許是太累,在醫院奔波兩三天的短短時間已經要了我精神上的老命。
麻醉,昏迷不醒,看著脈搏顯示器上的數字逐漸變慢,嘟──

心跳中止,宣告死亡。

慢著,就這樣了﹖這就是終結了嗎﹖
握著那還有微弱體溫的手,彷彿前一刻才半撒嬌著要更多零用錢,咦﹖

納悶,不安,疑惑在心。


直至蓋上白布,目送至送入殮房的一刻,我才驚覺自己還沒有說出最後一聲再見。
[PR]

  by reijivr | 2007-05-19 23:19 | 離不開東拉西扯

<< Regretted regre... ロマンサー。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