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為《散文與人生》然而內容卻只是在解說通識教育的講座背後。

寫作和閱讀我想總是掛勾,一個人喜歡文字與否,這畢竟是種發自內心的感情。
然而墨水還是久釀的香,沒有經歷過風起浪湧雲捲雨落,沒有迷失過、流浪過、瘋癲沈溺闖前跌倒過,
就算再自悲自憐或是硬以為自己老成持重怎麼樣都好,文字再剛再強再美,總還是有絲消耗不掉的稚嫩。

終究還是一直藏匿而不可說嗎﹖
又不是,反正推敲不出所謂有意思有味道的文字,在這裡寫些什麼只是單純地在吐苦水。有什麼打緊。

這算不算是講座裡今天提到的「紀錄的痕跡」﹖

[PR]

  by reijivr | 2007-10-20 16:52 | 離不開東拉西扯

<< 雜事清單。 to sandy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