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止不斷的延續。

還記得這一些年來對視覺系音樂的衝動,沉迷和麻木。
曾以為在裡面成形的自己是「自己」,然而那只是一個歪曲畸形的極端產物,是誰﹖

誰也不是,什麼也不是。
只是把井口封得更窄,把門關得更緊,向內屈曲得越來越厲害的東西。

一切想得太完美,包括自己,自我滿足得過份,以為其他人和事都是垃圾。
這個人,這個我,拔足離開了誤以為是理想世界的空間,才發現停頓下來的是自己,
現實和環境早已轉換了好幾遍而自己還沾沾自喜地躲在另一個地域,以為自己在成長。

要把錯過了的時間追回來並不可能,「咄,幼稚﹗」地暗罵一聲,這個笨蛋。
我想,該謝謝把我打醒的人吧﹗

------------------------------
不過也有好處啦,至少Dir en grey和Plastic Tree至今還是自己最愛的樂團,
沒有了瘋癲的追隨,歌曲的意義對我來說還是根本地從來沒改變。

Plastic Tree最近的Tour其中一站去了台灣,好羨慕﹗
我想一直向外拓展的Plastic Tree和沒差點入籍歐美的Dir en grey,
會來香港開Live的機會基本上是零吧(泣)

Linkin Park來香港沒有用呀,叫Dir en grey來,叫膠樹來﹗﹗(喂)

[PR]

  by reijivr | 2007-11-07 00:07 | 離不開東拉西扯

<< around ground Dir en grey - D...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