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又三分之一。

不想面對還是迎來了反反覆覆不知第幾次的質疑和失控。表面是如此美好,可有想過複雜扭曲的掙扎和裂縫總是像頻死的瞳孔擴張又收縮。繼續繼續把粉碎的再堆合成形,儘管明知道無論整合多少次最後還是會一敗塗地的塌下來化成一灘漿糊。然後我又會出來把它急忙舔乾淨。

這是一種惡質玩意。

摀緊鼻子強逼自己閉氣直到近乎窒息之際鬆手兩秒鐘再繼續。分不清楚是腦部長期缺氧導致我的妄想症還是我的妄想症導致這一直無法停止的自虐。我恨無了期。

美麗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凶器。時間是繩索它被逐點磨蝕,磨斷旋轉鋼絲一圈圈地向外捲動把我捲入在內。我恨我恨我恨我恨我恨我恨無止境的心慄顫抖自相矛盾。我恨這單純得異常複雜的單純。

惡性循環。

其實我不了解自己。其實我了解自己。明白結果是磨碎是搞裂是絢麗的血紅。明白結果最後其實是我自己把自己撕毀。

泥足深陷。

[PR]

  by reijivr | 2007-12-01 23:02 | 一些黏濕的情緒

<< gloomy radiance Les Misérables ...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