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2月 ( 1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My way Our way.

c0112140_21514457.jpg
在MOCK到來前,和某霏小聚了一下。

喝著綠茶時討論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問題。

人生裡會有很多人在自己的路上經過。
只是這個人最後只會留下淡淡痕跡,還是可以一直伴著自己向前走?這是關乎大家之間相處的問題。


兩人能否成為摯友的其中一個因素,最起碼,是兩人的思考模式在同一個層次之內。
就算興趣有甚異同,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兩人是否生活在同一世界,思考是否相近。

我一直都說,年齡不重要,一個人的心智年齡,不見得一定會和實際年齡相等,
三十多歲的朋友可以和我討論問題,十多歲的也可以與我聊得很快樂。

雖然生活圈子會因為年齡上落而有所不同,但是交朋友是用心去交的,
因此我才認定感性上的交流和共鳴比什麼都還重要。

看到這裡,大概會有人發出「嘖,妳這麼說是暗示自己層次很高﹖」的不屑,
這也是難免的,畢竟來訪這個網誌的你,不見得是認識我的人﹗

只是某霏今天提出了這個論點,就像一直以來的想法被肯定了一樣,不由得一說﹗
能與我毫不拘束地談笑討論,沒有質疑,沒有隱瞞,也不需要裝模作樣。
這是某霏與我的相處方式,爽快,而乾脆﹗

慶幸有這麼一位經常為我的幽默而大笑的摯友。
同時,我們彼此也站在這個層次裡面,繼續與其他人努力聯繫著。

久違了的長文章﹗
[PR]

  by reijivr | 2007-02-28 21:58 | 一些黏濕的情緒

流光織滅。

c0112140_20293268.jpg
神經緊繃得一碰觸就會斷裂粉碎。

在流動,在加速。
像在暗黃燈光一角裡的老舊抽氣扇頁,
經不起強勢高速的搞動旋轉
而發出吱吱緩響的痛苦呻吟。

像是此刻的寫照,像是我燃燒著的鎮魂歌啊...。
I just want to have a break!
[PR]

  by reijivr | 2007-02-24 20:29 | 一些黏濕的情緒

不定時的每月匯報。

c0112140_2234890.jpg
日記老愛在一天裡面把一週的份給補完。

平時空閒不知道在那邊乾晃個什麼,硬要把事情拖得越來越多,才慌慌忙忙趕著去解決。這,好一個壞習慣!

這個人到底是用什麼思考方式生存下來的(汗)

最近正值農曆新年假期,總算為一個喘息的機會。
在趕課程的同時,還有閒情看日劇(おいしいプロポーズ),
前兩天還很巧妙地認識了新朋友小木さん,是位溫和的小姐。
短短一席話已令我感受到對方陽光的親切,謝謝妳的鼓勵(笑)

Still some more...
[PR]

  by reijivr | 2007-02-21 02:28 | 離不開東拉西扯

THE DREAM WHICH WARPED.

c0112140_19371818.jpg
是真的為這隊樂隊的音樂而觸動過。
只是這份潛藏心底的共鳴未曾趕及在三年前發生。
正如那份遲來的思い,是我這輩子最深沉的遺憾。

是毫不介意,還是從未釋懷,現在已經不要緊。
然而這是重生的轉捩點,這是可以肯定的,因此從那時開始所做的決定,都不由得滲雜著記憶裡的某個影子。

是的,有些事,可一不可再。
慶幸當初狠狠想念的衝動,早就像電影裡面強光反射後猝然止住的鏡頭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而要是以現在的心理模式下重新相知相交,大概可以再一次銘心難忘也說不定。
[PR]

  by reijivr | 2007-02-19 19:27 | 一些黏濕的情緒

Dear lovers.

c0112140_14333611.jpg
情人節,還說得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
巧克力是收到了一堆,大家明知道我怕胖不吃還是親手造來送我,
這是哪門子的居心(笑)

有情人的話每天也可以是情人節,造成今天不送花就得送巧克力的傳統,証明我們真的很著重這種形式啊。

買花太破費,拿花太麻煩,情人節裡最快樂的大概是花商。
至於我,我嘛...
某霏,我們明年如果情人節沒有伴,就一起再去捧銀だご的場好喇XD

P.S. 要吃巧克力,就要吃Godiva!
[PR]

  by reijivr | 2007-02-14 14:27 | 離不開東拉西扯

Hirai san.

c0112140_14195699.jpg
抽空收拾一下房間。

把從前買下的幾張平井堅CD翻出來聽,重拾過去溫暖的感覺。
懷念!這支溫柔而厚實的聲音。

知道我欣賞平井さん的人似乎很少,和Silje Nergaard一樣,
平井堅屬於「其實很常聽,不過不怎麼向人提起」的種類。
算是,僅有會聽的流行歌手吧﹖


會為音樂而感動,快樂,傷悲──這種感情的觸動並不可笑。
音樂是藝術裡面最容易感染別人的媒介,如果從來沒有為歌曲而感傷過,
那個人不是聾子,就一定是沒有用心去聆聽過音樂吧!
[PR]

  by reijivr | 2007-02-13 14:15 | 離不開東拉西扯

啾-

c0112140_2350835.jpg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看到溫馨的兩隻就覺得很不爽(默)
一開始碰面的時候,不是老在那邊吵吵鬧鬧嗎?

光是看到就覺得十字直線冒很大(這是什麼口吻?)

喂,也得理理當主人的我啊﹗
連龍貓也會重色忘友,這世界...!

有事沒事都跑到籠子前看著龍貓說「カワイイv」...
最近覺得,相比半年前,我的性格好像變了點=_=
[PR]

  by reijivr | 2007-02-12 23:58 | 離不開東拉西扯

Dir en grey《THE MARROW OF A BONE》

c0112140_14394980.jpg
久等了兩年的專輯,急不及待地播放CD,迎來的,
是「CONCEIVED SORROW」。

彷彿在淵谷之中傳來的,Toshiya的BASS的聲音,一下一下敲擊著心底。

沉靜。

京的聲音潛伏著,緩緩響起,向外擴張。

『すでに陰り明日は死んだ』...

黏濕的歌詞,黏濕的情緒。

「不行,不行了﹗」,抱著頭,喘息著,份量不多的淚水湧溢出來。
CONCEIVED SORROW?
那麼從京的歌聲侵入到我身體裡的這份痛楚,這份傷感,從何而來?

比《Withering to Death》更有脅逼力的一張大碟。
在歐洲曰子待久了,搖滾的力度也更狠了,卻和DIRU本身的音樂觀融合得異常的好。

「THE FATAL BEIEVER」「GRIEF」「DISABLED COMPLEXES」等是一貫的DIRU式搖滾,
在「CONCEIVED SORROW」的傷感之後,馬上又令我投入到另一層次的Dir en grey世界裡面。

甩頭,抱頭,吶喊,頹廢,毀壞﹗
藉著音樂,造成高潮和低谷的不斷交替,這也是DIRU非常成功的一個地方。

是的,我偏心,在《THE MARROW OF A BONE》裡面我找不出一個讓我批評和挑剔的地方,
身體內殖入的灰色細胞因為DIRU的音樂而沸騰,情感隨著痛楚的襲來而陷進黑暗。

DIRU的音樂就是這樣簡單,也是這樣複雜難明。

太多感想,下回再續。
[PR]

  by reijivr | 2007-02-10 23:21 | 琴音在結他弦上

LAREINE Lasting.

c0112140_0263229.jpg
在iPod上無意中按到了「隨機播放」。

傳來的是LAREINE的「fiancailles」。
這是LAREINE少有的輕快溫馨作品;KAMIJO樣虛遠的聲音,
像陽光一樣劃破暴風和陰霾,輕輕地來到自己的面前,
然後溫柔地伸出了右手,握著我,踏上七色的彩虹。
這是我聽「fiancailles」的第一感受。


『光の馬車に乗って 誰より高く舞い上がれ
七色に架かる虹のように姿を見せて そして僕の側で咲いていて』



然而現在聽到這樣溫暖的作品,心裡還是會痛──
應該這樣說,現在聽到LAREINE的作品,心裡還是會有酸溜溜的刺痛。
因此自從LAREINE解散之後,一直逃避著去聽他們的音樂。

LAREINE是自己接觸視覺系音樂後第三支愛上的樂隊,KAMIJO樣對音樂的執著,
也令我對「浪漫」和「美麗」有了新的定義。

對於解散這件事,不再多提;仍然會心痛,代表LAREINE在我心中的位置之高吧?
也許正因為這樣,對於LAREINE僅有的數十首樂曲,應該更細心去欣賞和珍惜才是。
音樂,是LAREINE留下來的,最美,也是最後的最好的回憶啊。
[PR]

  by reijivr | 2007-02-08 00:13 | 琴音在結他弦上

瀨名秀明《八月の博物館》

c0112140_1918143.jpg看完瀬名秀明老師的著作《八月の博物館》。
當然,我是看台灣角川出版社的中文譯本=_=

二十年前,主角阿亨在升上國中前的最後一個暑假,在居住的城鎮的另一端,在森林裡發現了一所從未到過的博物館。在那裡,阿亨邂逅了少女美宇,美宇充當阿亨的嚮導,
在博物館的房間裡穿梭。

「博物館」其實是來自未來的電腦程式,能與世界上所有博物館和遺蹟作出「同調」,不受時空和空間的限制,而把「參觀者」心中想要見到的景物形象投射在博物館內。

一次,阿亨和美宇去到1867年巴黎舉行的萬國展覽會,看到神牛阿匹斯像後,兩人帶著異樣的感覺回到現實世界,同時把神牛阿匹斯的靈魂引來了博物館。


阿匹斯為了復活,破壞博物館的「同調」程式,試圖讓自己與展品的實物一體化;
然而「同調」後的虛擬世界一旦成為真實,現實的世界將會出現時空扭曲而毀壞。

於是阿亨和美宇來到十九世紀埃及的古神牛墓挖掘現場,試圖改變將會成為事實的「虛擬世界中發生的歷史」。在法國考古學家馬約特的協助下,阿亨和美宇卻發現阿匹斯從一開始也沒有擁有過實體,在萬國展覽會看到的神牛阿匹斯像,只是阿匹斯利用念力令阿亨和美宇看到的幻象。

最後阿亨以「把遇上阿匹斯的事寫成小說,令阿匹斯的靈魂可以永遠存在」的方式,中止了阿匹斯的侵略。回到博物館,差點扭曲的世界回復正常,然而阿亨此時才得知,美宇是博物館「同調」程式的一部分。為了遇上阿亨,為了令阿亨寫出阿匹斯的小說,美宇才帶同程式的本體由未來回到過去。

達到目的之後,博物館和美宇都消失無蹤。阿亨長大之後,遵守著「某年夏天的約定」,把上阿匹斯的事寫成小說《八月の博物館》。
────────────────────────────────────────────────
我試圖把故事介紹得簡單一點,然而還是佔了不少的篇幅=_=
《八》是一個非常抽象的故事。在書裡,「阿亨」實際上是阿亨自己寫的小說裡的角色,其餘的時空交錯、還有書裡引用不少古埃及遺蹟文獻資料等等,令我閱讀《八》的時候花了不少精神思考。

故事的內容是這樣,然而故事裡面帶出的訊息,我大概不能用三言兩語解釋。
《八》是我兩、三年前逛書店買下的書,然而當時不能理解故事裡一層一層複雜的時空和角色關係,因此直到現在才重新翻看。

現在只能在晚上睡覺前偷空看看書,所以《八月の博物館》我差不多看了半個月(默)
→下一本,是池田大作老師的《新‧人間革命》。
[PR]

  by reijivr | 2007-02-06 19:27 | 空檔角落書店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