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4月 ( 1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About CE.

考試開始了。

為著它一直默默地奮鬥了兩年,然而,每過一個考科,就是加倍的力不從心。

這些日子以來下過的努力哪裡去了﹖
空白一片,模糊,剩下黏稠難明的一攤血漿。

要IN原校,聽說,起碼要有18分或以上才能獲得取錄資格。
好吧,來算算看現在的分數,如何﹖

地理﹕明明是很有自信的科目,做著考卷卻不是那回事,恐怕只有D,2分
中文﹕這一科大概有B,4分
經濟﹕連提都不想提,是我能力範圍以外,思考層次之外的異星科目,E,1分
英文﹕這一科也大概最少有B,4分(目標是A,不過有點兒難度…。)
中史﹕假設是C,3分
文學﹕應該徘徊在C和D之間,假設是D,2分

結算﹕2+4+1+4+3+2=16分


16分…。
這麼說英文,中史和文學,都要比既定的目標LEVEL再考上一級才行﹖
還是就這樣繼續去考個16分回來,然後去找相熟的科任老師拉關係搶學位算了﹖

算了我一定不會這樣做。
I hate that anyway. It’s third-rate.

總之現在不要再妄想什麼將來什麼理想目標,不要再妄想自己考得進大學,
抱著必死的心態,垂頭喪氣地把剩下的科目給考完,然後在放榜當日一刀自刎而死。

Good。
要是升不進原校我就去死,要我唸iVE還是什麼專科學院我就去死,
要是要我唸一些低三下濫的奇怪學校我寧願死,要是要我重考留級...

喂,大概沒這個可能吧。
[PR]

  by reijivr | 2007-04-29 12:36 | 離不開東拉西扯

rolling around...


トオイカゼが未来を繋ぐ時 声にならぬ言葉の色
もう嫌だと 何も見えないと 時だって移らないから

トオイアサへ瞳を向ける時 過去はすべてガラスとなる
もう触れたって 覗き込んだって 固まって動かないから


來自UVERworld「Rush」,最近很喜歡的一段歌詞之一。


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行了﹗
好多音樂和事物想要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不單止是UVERworld的音樂。
最近少了時間經營網誌,總覺得心靈裡面少了點什麼,少了點「自己」的感覺。

雖然我現在活得並不空虛,每天都是綺麗的薔薇色,夠恐怖吧﹖
[PR]

  by reijivr | 2007-04-25 21:34 | 一些黏濕的情緒

どうして﹗

茫茫然,在匣子裡面摸尋,卻抓不住一點線索。
一切像流沙,緩緩滑動,片刻間溜走。
應該富有把握的事情,在無意間,堅固的實牆原來早已變得破碎瓦爛。


聽著UVERworld的トキノナミダ,不由得跟著歌聲大喊一聲,どうして﹗
[PR]

  by reijivr | 2007-04-24 20:58 | 一些黏濕的情緒

桜舞うころ。

櫻開的季節馬上就要結束了吧﹖
大範圍而言,日本櫻花開放的時間為三月末端至四月初旬。
不知要到何時才能親身感受,漫步在花瓣徑道上的滋味。
c0112140_1645286.jpgc0112140_16453799.jpg








兩年前第一次親眼看到櫻花已經是將枯的殘櫻,在上野公園裡面,獨立著的一株。

現在,京都只剩下三千院龍安寺等地還有櫻花可賞,不過聽說花瓣也飛落將盡了﹗
有生之年,非得感受一次櫻花開放的季節不可。

P.S. 其實櫻花日本到處都有,只是我偏愛京都而已。
[PR]

  by reijivr | 2007-04-20 16:51 | 離不開東拉西扯

一塌糊塗的混亂。

最近的生活可以用一個「亂」字來概括。

家裡筆記到處放是「凌亂」,準備考試又一邊期待著解放的心情是「混亂」
面對日漸緊逼的時間表以及唸不完的課本是「煩亂」,然後私生活是「淫亂」(咦)

果然是,一字記之曰「亂」。

老是想著要去旅行,要買MAQUILLAGE的化妝品,要重看《紅樓夢》怎樣怎樣。

這是我暗地裡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只是這不代表我不去面對應該要迎接的事,
越是喘不過氣的同時卻悄悄享受著窒息帶來的快感,反而促使我提起更大拚勁。


好久沒有在這邊說過自己的事,總之這陣子的心情還算蠻熱血的。
可能是一直在聽UVERworld的歌的關係,這是SaN推薦我聽的樂團,謝謝妳。
[PR]

  by reijivr | 2007-04-18 23:55 | 離不開東拉西扯

鏡には映らない君が。

腕の中で蒼ざめた死に顔にそっと触れてみる  試著觸碰 臂彎裡面 擁著那蒼白的遺容
微笑んでいた                我微笑著
せめて今夜は残された償いを僕のこの手で今  至少今夜 讓我以這種方式 作出補償
終わらせてあげる              令 一切終結


來自PIERROT「Labyrinth~鏡には映らない君が~」的一段歌詞。
有時候會覺得死亡的痛苦是種異色的快感,當然是指聽歌的時候。

以後有觸動的歌詞段落我都會貼上來。
[PR]

  by reijivr | 2007-04-16 13:01 | 一些黏濕的情緒

Flying dying BEE.

c0112140_1246138.jpg話說歐洲國家近月來有大批蜜蜂突然集體死亡,
除了養蜂戶生計受影響,
缺少蜜蜂傳播花粉也影響了今季的農作收成。

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因為手提電話的使用太普及化,
它產生的電波和幅射平擾了蜜蜂的飛行路線,
最後令其路向迷失而餓死。



恐怖的地方是在於現在不只是英美等歐洲國家,最近是連中國都有這種問題的出現。

很少在這邊打什麼政治時事,不過今天看完新聞還是不由得有點驚嚇。
可能大家會覺得蜜蜂死那麼幾隻沒什麼關係,不過假如蜜蜂一天絕種了的話,
人類最多,原來,只能多存活個四年左右就會全部滅亡(默)

沒想到走到現在一步,竟然多了一種蜂死人死,蜂在人還在的局面。
其實生命,很脆弱,只不過人都太自傲,自傲得自以為可以控制一切。
冰川溶化水位上昇,香港這個臨海的豆碎小地首當其衝。

正如之前看《日本沉沒》一樣,電影拍得好醜是其次,只是地殼板塊移動,
而把日本這個位於板塊邊緣的國家,拖進熔岩裡消失的故事,還是帶給我很大的衝擊。

所以...名利聲色實如浮雲,總有一天塵土飛滅,大家攬住一齊死。
阿彌陀佛哈利路亞,所以各位朋友,我們還是把握時光笑笑對人生,
凡事抱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觀感去面對吧﹖乾杯﹗

好吧,我承認最近的心態,有點像上山歸隱咬著竹葉看流水的道士(乾笑)
[PR]

  by reijivr | 2007-04-16 12:38 | 離不開東拉西扯

hitomi no iro ni.

一直很喜歡的一首歌,「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放在IPod裡面差不多每天都要聽上一遍,這種程度的愛似乎有點誇張…

原唱者是Frankie Valli,1967年的作品。
很喜歡那種輕輕浮浮的曲風,歌詞卻又充滿實在而美麗的感情,
說起來,記得前陣子還被某啤酒公司拿了此曲作廣告宣傳BGM。

原曲的版本一時之間忘了放在電腦的哪一個角落(默)
不過大家可以按這裡下載本人最近很萌的JILS聖也君翻唱的輕搖滾版本﹗
如果大家有這首歌的其他版本請務必把檔案傳給我(笑)

原曲歌詞如下﹕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
[PR]

  by reijivr | 2007-04-15 21:15 | 離不開東拉西扯

Sentimental Pulse...。

c0112140_21224140.jpg
假設我犯規,不依循一般的既定模式去發展
假設我捨棄所有回憶陰影,放開自以為是的矜持
憑著坦率的心情和面貌就能涉足伊甸園的話
為了捍衛自己心裡重要的存在,就算要做到所謂的一步登天
大概,再大的代價和條件我也付得出來。


到底在矛盾個什麼勁,跟本沒有事需要懼怕的吧﹖
有夠無理,有夠不知所謂,有夠令人沮喪灰心,有夠像一個孬種。
在掩飾不安的同時卻重覆地製造著不安,這不是白痴是什麼﹖
バカ。バカです。
[PR]

  by reijivr | 2007-04-14 14:48 | 一些黏濕的情緒

予自己的解脫。

好久沒有在網上寫過有關視覺系搖滾音樂的事。
c0112140_1551075.jpg

應該說,從五年前開始自己所留意和鐘愛的樂團,這些年來,不是解散就是轉型,
Dir en grey是失去了從前那種挑戰人性脆弱和社會禁忌的犯禁音樂觀,
Plastic Tree還好,還是默默地唱著歌,默默地向外散播著橡膠樹的種子,
而PIERROT和Lareine,追隨這兩個樂團也算得上是好一段日子...
c0112140_1555578.jpg

沒想到都在去年紛紛解散了呀。

最熱烈追隨PIERROT的兩年,還算得上是跟某人共同建立回憶的時期。

現在已經不像從前一樣去為樂團而神魂癲倒,只是不代表我不執著,
當初LAREINE宣佈解散我還是哭了整整一星期,但是,SO WHAT﹖

我只是將我對樂團熱忱而專一的追愛和崇拜,更深層地放在心裡深處。
我不會再追新起的搖滾樂團,雖然,ナイトメア和シド的音樂我還是會聽吧﹖

要當一個潛藏而不動聲色的FANS,其實,無論哪個時候,都是最自由的吧。
[PR]

  by reijivr | 2007-04-13 14:34 | 琴音在結他弦上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