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01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未到深夜的呢喃

一。任何事發生都有原因
二。事情的影響性是雙方面的
三。指出別人有缺點前應先思考它是否也存在自己身上
四。會說是好事,不過也得做出來才能令人信服

我最近的呢喃多了。

[PR]

  by reijivr | 2008-01-30 00:45 | 無責任生活咆哮

失落了的挪威森林

【博益結業 舊作3月賣不完即銷毀 】

【明報專訊】有26年歷史的著名「港產」出版社博益,昨日突然宣布遣散旗下大部分員工,其母公司南華早報集團表示,博益將在2月1日結束營業。博益曾為倪匡,黃霑、村上春樹等名作家出版無數著作,有關著作將不會再版,而且會「冰封」作品版權,不會售予原作者;而已出版的書籍亦將被銷毀。博益當年出版的經典名作有倪匡的《原振俠》、黃霑的《不文集》、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等。

消息人士指出,博益近年仍有盈利,但所賺數目對母公司南華早報而言微不足道,相信結業是為「整靚」南早的帳目。南華早報集團發言人承認,旗下的博益、一本堂、SCMP Books的3間出版社,將在2月1日暫停業務。他們會集中資源發展其他核心業務,而公司尚在研究舊作品版權的處理方法,目前不方便作回應。

南華早報集團在本周二去信博益員工,表示周五(即昨日)為員工上班最後一天,只會有數名員工留任處理財務問題。據悉,現時博益有10多名員工。

南早不擬售回版權予原作者

消息指出,暫停業務的決定頗為倉促,在遣散前4天才知會員工,比法例規定的7天為少,但仍會如數支付遣散費予員工,而在上星期,博益亦剛完成兩本新書的出版,在通知前一日,員工亦如常進行新書校對工作。

博益的合約作者在周四接獲員工通知,獲悉所有準備出版的新書,都會停止付印,南華早報亦不會把作品的版權售回原作者,而已出版的書籍,將在書局繼續發售至3月尾結業為止,之後就會被收回銷毀,換言之博益多年來出版的名作,將不復見於市面。


消息人士指出,博益尚有計劃替4、5名作者出版新書,其中一名作者電台節目主持陳雲海表示,他有一本著作已經完成,但因版權問題,以後也無法面世,「早前曾打算替博益創作12集的科幻小說,出版了1集就結業,以後即使轉投其他出版社,也只能出版之後的11集,極之荒謬。」

另一作者伍諾韻就表示,曾和博益簽下「賣身契」,所有作品的續集都要由博益出版,現時對方不打算售回版權,令她極之無奈。她認為,博益作為一間文化機構,手握大批經典著作的版權,寧願自己不出版也不出售,極之不負責任。陳雲海和伍諾韻表示,數名合約作者將聯署去信南華早報公司,商討版權的問題。

曾在博益任職多年的聯合出版集團業務發展部副總經理關永圻表示,博益近年只做暢銷書種,書種單一化,甚少發掘新作者,在激烈競爭下,盈利情況未必樂觀,或成為其「死因」。


倪匡《衛斯理》,赤村次郎《三色貓》《吸血鬼》、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
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看書看得很勤。
看到新聞後一想,巧合地發現自己看得最多,買得最多的就是博益出版的書。

其實重點並不是小說由哪家出版社代理,而是小說能夠出版。
博益結業是商場上利害交接的犧牲品,無疑是可惜;
只是結業後,代理的小說版權不轉售出來有何意義呢﹖
以為自己得不到的,別人也不能得到﹖還是這是商業手段去令版權費升高﹖
還是出版社其實會在不知何日會東山再起,所以認了的版權先收起來放好﹖

是否在所有小說被銷毀後,就只能在圖書館找到《挪威的森林》﹖

[PR]

  by reijivr | 2008-01-26 22:41 | 無責任生活咆哮

empty space

我樂觀,卻發現那只是覆蓋在悲觀裡面一道又一道的暫時壓制。

我憤怒而感到悲哀。然而我抓住穿插的快樂和喜悅試圖把其他情緒壓抑在身體裡面,最後感受到它在我裡面爆發。粉碎肉和內臟似的深紅。

我笑著哭,哭著微笑。這是我不想做的,這是我想做的。
然而我還是做著我不想做的、逃避著想做的,逃避著自己的慾望,逃避著自己想要瘋狂大叫大哭的衝動。

我珍惜每次的喜悅,然而在我懷疑它是不是真的時候╴它在下一秒就馬上成為了幻覺。
我分不清楚。太多不想相信的事情發生只令我覺得不踏實,可恨的是它們都是真真確確的事實。

逃離不了,每個不想記起的畫面還是每晚每晚困擾著我,令我懷疑已經不在的終究有天會回來。

[PR]

  by reijivr | 2008-01-23 18:36 | 一些黏濕的情緒

西西《浮生不斷記》

一切煩惱的起源,不外是由於對某一件事物過分的注意罷了。這個道理,我是絕對明白的。所以,這麼多年來,我能夠和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人與物相處得平靜無事,完全因為我已經不企圖去瞭解任何一個人,也不對任何事物作最起碼的關注。
我這樣做,仍是依循經驗的指引,類此的經驗,我是數也數不盡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若是我過分注意了我居住地方天花板上的一個角落,那麼,我會發現在牆角與牆角的交接處竟無聲無息地凝聚了一道道裊裊的灰塵條子,而這樣,我就不得不手提接駁好了的竹管與鐵條之類瘦削身段物體去進行一次積極的打掃;這樣的工作必定會花掉我假日下午的良辰美景。使我不能夠到郊野去散步遠足好為我的肺腔沐浴;再說,實行一次清理牆角塵埃的壯舉,必定使我的雙肩疲乏得有如參加過一場劇烈的網球比賽,這樣,我在第二天上班時就不能輕鬆地埋頭我的工作了。

那一次,我不過對我的古老冰箱作了過分的注意,就發現我原來不得不融雪了,於是我被逼放棄了我正在閱讀一冊小說的樂趣,忙碌於把冰箱中的一切蔬果、肉食及飲品挪移出來,順便用抹布把冰箱的內內外外來一次徹底的清理,並且忠誠地守候在冰箱面前,把逐漸融化的冷水和小冰塊一盒子一盒子小心翼翼地端到廚房去傾倒;清潔冰箱的時候,我當然發現到我那古老的冰箱著實冒了不少汗,仿佛我在北國冰天雪地之中清晨起來看見窗上的冰花,在在陽光下漸漸變形,終於解體為一道道涓涓的細流;我古老的冰箱且會呻吟,常常如同我的一個洗衣機那般,在乾衣時發出陣陣狂熱的震慄。所有這些徵象,都使我不得不展開一次明智的思考:或者,我是應該更換一個冰箱了。如果能夠換置一個自動融雪的冰箱,我豈不是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搬運冰水的工作,得回不少完全屬於我的珍貴時光,做我喜好做的事情?要知道,我是一個每星期必須工作四十四個小時的人,當我下班回家休息,我必定已經十分疲怠了,工作總是令人倦乏的。在我空閒的時間內,我一直希望能夠安詳悠然地聽一陣我喜愛的唱片,或者到外面去和三數知己一起喝喝咖啡,若是我對四周的一切事物過分注意,那麼我將不可能擁有即使是只屬於我的半小時,也將永無寧日地成為我的環境的奴隸。

為了爭取更多的閒暇,我漸漸習慣了不再過分注意身邊的一切事物了,尤其是那些和我日夕相對的桌椅櫥櫃,旁及所有的杯碗瓶罐等等,一旦集中了我的注意來關懷它們,它們准會把我折磨得不成樣子。所以,我為什麼好端端地要俯下身子去看看床底下究竟還有沒有別的鞋子呢。雖然,我估計我其實尚有幾雙可穿的鞋子,但我還是每天穿同樣的那雙扔在眼前的鞋子就算了。我的決定是:我大可以把這雙每天穿的鞋子穿破,然後才去找尋另一雙。事實上,我完全明白了找尋另外一雙鞋子時將會遇上怎樣的情況、過程和後果,那不外是這樣的事情:當我俯下身子用一把雨傘到床底下去把一個鞋盒打撈出來,我必定發現這個鞋盒早已布滿了灰塵;而我的雨傘,因為我這麼地把它劃進床底下去把一個鞋盒打撈出來,我必定發現這個鞋盒早已不佈滿了塵埃,而且帶出一堆在塵埃中不知如何同時存在的一支毛線織針、一隻襪子或一張水費單之類的東西,當我握著一把那麼見不得人的雨傘的時候,我是不得不勉為其難地把雨傘拿到花灑下去沖洗一番了,最低限度我也會只用於毛巾把它約略一抹算數。當然,我也可以等待下一個雨天,把傘撐出去,讓大自然來洗滌它自己的灰塵。又或者,我還是閉上眼睛,乾脆把傘留在床底下算了,甚至把一切由雨傘打撈出來的奇異魚族也一併回歸大海。但這是不類我的個性的,只要我一旦尋找起我的鞋子來,我必定會下定決心打掃一下我的床底下,而因此蔓延我居室的整個地平面,結果,我自己當然也變成一個蓬頭垢面的塵埃人了。

難道說,到了這個時候,我不該為自己也特別清洗一番?雖然,我在清早起床之後已經淋過一次浴。我想,當我打掃我的居室的時候,我是會為了這種令我筋疲力倦的工作而聯想起我其實也應該添置一具吸塵機。在這麼文明的社會中生存,我居然還要勞動自己的體力去做一件由機器就可輕易辦得到的事嗎?作為一個人,我們不是應該努力運用我們的腦袋,而不是竭力去消耗我們的勞動力嗎?我又不是一頭耕牛。再說,我們為什麼要發明那麼多的東西呢,像電燈、洗衣機、吸塵機、汽車、火車、火箭和太空船,等等?如果有了一具吸塵機,我就可以輕而易舉地使我的居所迅速變得整潔一點了,譬如我的雜物架,我的桌椅和矮櫃、茶几,上面也是常常布滿灰塵的,不但布滿了灰塵,還有蟑螂的出沒。所以,我其實還應該選擇一個適當的日子,替整所樓房噴上殺蟲劑,然後緊閉門窗,自己到外面去吃一頓豐富的午餐,看一出熱鬧愉快的電影才回家。當然,回家後,我仍得繼續灑掃屋子,為螞蟻收拾殘骸——所有這一切的工作,結果都會使我疲於奔命,而我,以我有限的生命存活在這個世界上,難道就為了無日無夜地去征服和驅逐一批批的灰塵嗎?我剛才曾提起我的鞋盒,我是為了要找一雙鞋子穿才去把鞋盒從床底下打撈出來的,我已經等到我腳上的一雙鞋子已經完全不能再穿了才不得不採取這樣的行動。我的鞋盒,當我把它發掘出土的時候,除了表層上布滿了灰塵之外,盒子或者已經遭受了蟲蟻的蛀蝕,鞋盒內的鞋只,也許已經黴爛,甚至經過了鼠輩的饗宴,我結果還不是仍需為我的雙腳操心,去買一雙鞋子呢,還是再花一段長時間去把舊鞋擦抹修理還原?

由於經驗的累積,我不斷激勵、鞭策自己,終於做到了不再對四周的事物過分的注意了,這也是我從來不歡迎任何不相干的人,甚至與我頗熟稔的朋友到我的居所來探訪的緣故。據我所知,我所認識的人中,十個有九個,甚至十個之中有十個,都是天生對外界事物或多或少會特別關注的人,他們一旦進入我的住所,就會發現我所居住的地方是如何地不符合他們的家居整潔水平。譬如,我的桌子上堆滿了發卷、唱片、編織中的毛線,以致我必須推開一疊疊的報紙、婦女雜志、花瓶、小擺設之類的東西才容納得下擺放他們的茶杯;我的浴室的鏡子又模糊不清,並且起了蒲公英似的斑點,使他們在相照之下還誤以為自己患上了天花。

但我是安於我這樣的環境的,我與我一家的牆窗桌椅和平相處,感情融洽,因為這麼多年來,我過的一直是我認為正確的、不對身邊任何瑣碎事物過分注意的生活,我覺得十分愜意,而這也是我覺得理該如此的事。我把我的視覺標準調度到一個我認為合適的角度,不論家居或外遊,堅持原則,是我的驕傲。我想,我的確要比一般的大多數人要少受外界物質的困擾,譬如,經過百貨公司的櫥窗時,由於我對身邊的任何事物並不過分注意,那些光亮明媚的物體對我就失去了它們的魅力了。我從來不必為一件精緻出眾的不論是鑽戒還是皮裘而感到神魂傾倒,輾轉反側,因此,我的生活可以過得很樸素,這也正是我的願望。要知道,如果我對一幢西班牙式的別墅並不過分注意。我就不會存有「我所居住的地方是一個狗窩」的念頭,我於是也不必拚命去賺錢,把我美麗自由、無拘無束,逍遙愉快的前半生浪費在分期付款一層樓房這等屬於20世紀80年代的荒謬劇上。我對其他諸如此類的譬如職業、旅遊,婚姻等等的事物也抱同樣的態度,這都使我生活得十分舒適。不過,事情也不是一成不變,像我這樣一個吃過過分注意身邊事物苦頭的人,如今又那麼小心謹慎、步步為營,竟也有走出了軌道的時刻,而這,大概也只能歸咎於我的星座運程與宇宙太陽系中行星連珠走向的天象有了抵觸。

我不知道在那個星期日的下午,我為什麼忽然要對一隻小小的螞蟻過分關注,我不是一個早已懂得該對一切事物保持適當的距離,採取袖手旁觀,絕不投入的態度的人了麼,這是我如今仍不明白的事情。我當時是在廚房裏剁切一塊肉餅,我想做一個餡餅作晚餐,更換一下每天嚼食飯盒的單調食譜。當我切剁肉餅的時候,我忽然發現面對的牆壁上出現了一隻小小的黃色螞蟻。那麼小小的一隻螞蟻,依照我平日的視覺水平,我原該看它不見,又依照我的視覺標准,我還該對它視而不理,但那時候,可能是由於整個長長的冬季以來,我已經沒有遇見過一隻螞蟻了,我甚至以為我的閉戶殺蟲法生了效,才使居所中的螞蟻絕了跡,並且以為我從此可以安枕無憂。螞蟻出現,使我突然感到又驚又喜,喜的是冬天終於過去了,在這個城市之中,只要冬天一過去,接著而來的就是夏天,夏天是我最喜愛的季節,因為我是一個極端喜好游泳的人;驚的則是,我的閉戶殺蟲效力已經消失,我不得不設法另作別種更妥善的方法來對付居所之內的這一批批不速之客。我不是早已把我的個性剖析清楚,我原是一個不歡迎訪客的隱遁者。或者,當我拿著一把菜刀的時候,我整個人竟充滿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殺戮的欲望也說不定。

我一面切剁肉餅,一面凝視螞蟻在我面前昂然漫步,它一直朝磁磚的大戈壁橫行,稍後,我又看見另一隻螞蟻反方向而來,蟻們邂逅交談之後,又各自繼續它們獨行的長征。漸漸地,我在螞蟻的絲綢之路上發現了大批的香客,那簡直是一隊隊龐大的駱駝隊,這就使我不得不驚慌起來了。螞蟻雄兵無時無刻無孔不入地侵襲人類的地球,作為一個人,我們必須對外界的種種侵略進行有力的反擊,否則,若干年後,人類將何處存身?我放下肉餅,跟隨螞蟻的足跡,追蹤到它們基地的入口,那是我廚房的東部,一個碗櫥的旁側,螞蟻沒入櫥背就不見了。到了這個時候,我的過失是沒能及時反省,我對螞蟻的注意實在注意得過了分。我極應該在這個重要的時刻立即罷手的,但命運發揮了它特有的一種奇異引力,如同一個密結的網套,把我籠罩。命運的引力比地心吸力不知道要強勁多少倍,我在許多小說家的筆下早遇見過不少類似牛頓的人物,對命運的引力列下不同的見證。沒想到,這引力竟也發生在我身上,並且如火如荼地熊熊地燃燒起來。我於是把切剁的肉餅移開,把注意全盤集中到螞蟻的國度上。我不得不承認我其實是屬于天生好奇心重而又常常庸人自擾的一個人,我所以能夠堅持對我的四周事物不過分注意,至少有一半的原動力要歸功於我的懶惰。但當好奇心一旦發作,我又陷入無藥可救的地步了。

我開始在磁磚上挖挖掘掘,然後把紙條布碎塞進洞去,希望從此可以把縫隙閉塞,但我擠進無數的紙條市碎甚至防火用的細砂,仍然沒有把縫隙填滿,這就使我更加欲罷不能了。我試過用水去浸淹牆洞,並且奇怪地把洗潔精灌注進洞,又努力填塞去污粉。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動用洗潔精及去污粉,仿佛一觸及那些粉劑和液沫,一切不受歡迎的無論什麼都可從此冰消瓦解。但我要消滅的並不是油膩汙跡,而是螞蟻,這又證明瞭我其實是一個處事糊塗的人。後來,我還用火去焚燒螞蟻的巢穴,也沒有顯著的效果。我沒有因此而引起火災,是我莫大的幸運。到了這個時候,我更應及時罷手了,我何不專心細意地剁切肉餅呢,我不是希望做一個餡餅來作晚餐麼,如果那樣的話,那個晚上我也不會連任何晚餐也沒有著落了。事情的結局是這樣的:我整個下午就在那裏對螞蟻展開反擊戰,直到我不停用大錘去敲打那道其實並不堅固的薄牆,而最後,我聽見了天翻地覆的巨響。我廚房的牆,連同牆上的碗櫥,連同碗櫥內的瓶罐盆碟、砂鍋面缽,就在我的面前傾塌下來,灰沙揚灑了我一頭一臉。待得塵埃微微落定,我忽然發現我竟和在電梯內常常相遇卻從不點頭從不打招呼的一個鄰居面對面了,彼此都露出了一副呆若木雞的表情。我的鄰居充分表現了他愛鄰如己的精神,立刻跨進破牆前來扶助我,因為我的雙腿都被磚石壓在牆下。

稍後的兩個月,我是在療養院中度過的,腳上打了石膏。我因為這次意外,向公司索取了原該用作旅遊的全部假期,並且損失了幾個月的薪水,去修補重建廚房的牆壁和碗櫥。回家之後,我發現那愛鄰如己的鄰居,不但是好鄰居,還是善牧者,因為他在我家冷僻的角落,順手牽走了我不少珍貴的羊隻。我對我的遭遇作了一次檢討,結論是,這一切的煩惱,只不過由於一開始的時候我對一隻小小的螞蟻作了過分的注意。所以,我再次對自己說:從今以後,必須加倍警醒,為了避免一切煩惱,為了和這個世界上與我共存的任何人或物保持寧靜相處,必不可再對身邊的事物過分注意。事實上,為什麼要去過分注意我們四周的一切事物呢,如果我們過分注意草原,就會發現草原已經枯黃;如果我們過分注意泥土,就會發現泥土已經貧瘠;如果我們過分注意空氣,就會發現我們所呼吸的空氣其實是經過污染的;如果我們過分注意食水,同樣地,我們也會發現食水中充滿了無數的細菌,而這樣做,對我們又有什麼好處呢,不外是使我們都成為煩惱的傻瓜罷了。

所以,我們是不應該對四周的事物過分注意的,尤其是那些看來微不足道的事物,譬如一隻小小的螞蟻。 (選自《鬍子有臉》)

轉載至icewolf網誌﹕http://icewolf2205.blogspot.com/
原載至﹕http://blog.yam.com/hsiashu/article/5867852

[PR]

  by reijivr | 2008-01-21 18:43 | 空檔角落書店

wants

想要在急切的時間裡面完成很多,解決很多,逃避很多。

想把腦海裡幾十萬根交纏住的混亂絲線給逐一解開,明知道是不可能卻無法面對放在眼前的一堆混亂。

想要逃離由很多遺憾失落和錯失築成的角落,急促的步伐在未乾的柏油路上留下一連串腳印,回頭,拚命用泥鏟嘗試把它們消除。原來是美好的,在未成形前已被自己刻上了遍體鱗傷。

想找回失落的那些笑聲和特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R]

  by reijivr | 2008-01-13 18:20 | 一些黏濕的情緒

我的星座命盤

星座除了月份上所屬的,其實還有其他原素的影響。
嗯哈,承認,其實我很迷信。
----------------------------
妳的上昇星座在巨蟹座
上昇星座影響經由後天環境以及個人學習所形的性格及思考模式


上昇星座是出生時所選取的「面具」。
在傳統的西洋占星學中,上昇星座被認為是用來表示「誕生」及「肉體」。
這是妳在這個世上所戴的第一個「面具」,表示肉體上的特徵或印象等。

妳出生時所配戴的面具是「母親」。
給人的印象是有點怕生的傾向,但很容易親近,是非常親切而勤奮的人。
言行舉止常受情緒的影響,但也惹人喜愛。同類意識非常強,在團體中常想庇護弱者。

圓臉,手腳較短,個子也不高。但整體而言,給人一種富有人情味、可愛的印象。

可是,妳有將自己的感情和自己本身視為一體的傾向。
全憑自己的好惡來判斷別人的人格,而且毫無理由的突然改變態度。
還有,一旦感情遭到傷害,可能要拖很久才能撫平傷痛。

妳的感情就是你的「面具」,請務必妥善控制。
----------------------------

妳的太陽星座在雙魚座
太陽星座主導先天的個性、平常給予旁人的印象


妳的性格顯得非常體諒別人,敏感而富直覺力。
妳是精緻的,具有生動的想像力,且易受別人影響,感情易受傷害。
有陰性的一面,這樣的性格會容易陷於迷惑之中或沉醉在藥物與酒精的自我麻醉中。

是理想主義者,外表顯出不太切實際的樣子,但當面對現實時卻採取最踏實的做法。
會設法達成生活中為求舒適所必須的任何物質享受。
假如理想與實際生活差距過大時,妳的性情將變得不穩定。
為了補償這樣的差距,妳會沉溺於細節之中,無法有效率地做任何改善。

對別人深具同情心,但通常顯得害羞且態度謙遜,看來對自己缺乏自信。
對愛情有種特殊和諧的本性,而且喜歡家居生活。

發展不良的雙魚座,個性傾向懶惰、依戀家庭,因為家庭是她認為最舒適的地方。
這類型的人內心通常是矛盾的,易受環境影響,個性具有可塑性與順應性。

妳對表面膚淺的像貌並不特別在意,重視內在本質與氣氛。
對妳而言,現實與夢幻間的差別是很小的。
書寫和語言能力很流暢,對宗教抱持神秘主義的態度,對玄妙神學有著濃厚的興趣。

對所愛的人非常的專一,甚至過度關心對方的幸福與否。
不自私的為他人服務,不會為了要求功勞而小題大作,以至於有的人不會感激妳。
當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時,往往會深深傷害妳的心。

並不是特別地健壯,一般來說妳健康良好,但缺乏對疾病的抵抗力。
----------------------------

妳的月亮星座在射手座
月亮星座主導潛在的特質、遇到突發狀況的立即反應、代表母親以及與之關係密切的女性


妳被賜予豐富的靈感,一眼知曉的直覺發展到最極點,妳可能具有預言能力。
非常富領悟力與直覺,除非月亮位置非常的不好,否則這種直覺力往往是正確的。

月亮在射手座的女性,對於屬於月亮的領悟能力更為確實,更為趨向陽性。
內心呈現最敏銳清晰的印象,擁有一種神志清醒且冷靜的智慧,判斷超然。

是個理想主義者,虔誠而富於幻想,非常雅緻,在同性朋友之中妳將很少擁有敵者。
----------------------------

妳的水星星座在雙魚座
水星星座主導個人思考能力及思考模式


記憶力和專注力優秀,對於「心理精神力」特別的敏感。
這種傾向使妳愛接近一切神秘奧妙的玄理與知識。

當水星位置非常不好,妳可被被心中怪異的妄想與幻覺所困擾;
當水星相位良好時,妳的創造力是絕對非同凡響的。

妳的心比一般人更易覺迷惑,容易茫然抽象地去推論一件事。
傾向於依照常識與直覺去行動,因此妳的行為可能常與理想相違背。

妳極端地敏感於「環境」與環繞在身邊四周的人,遇上投緣伙伴時說話特別多。

然而在內心深處,妳的確是羅曼蒂克的,精巧而富藝術氣氛。
妳性情強烈,心敏感精巧的-那麼的富感覺性,能領悟外界的影響。
----------------------------

妳的金星星座在水瓶座
金星星座主導愛情觀以及愛情運、對於金錢的處理方式、賺取金錢的能力及財運優劣


當金星有好的相位時,妳的愛充滿理想色彩,妳的對象可能是善嫉的。
當金星的相位有衝突時,則沉溺於戀愛遊戲,對於婚姻結合表現出冷淡與無情。

在藝術方面,妳能夠抓住妳藝術作品的重點所在。
任何形式的藝術,都可能是妳的喜好,更是表現妳最佳一面的時候。

有著金星在水瓶座的人能夠成為優秀的雙親,會使個性發展至最好;
不可否認,妳愛妳所最親近和寵愛的,但妳與家庭的維繫從不阻妳做妳應做的事。
----------------------------

妳的火星星座在水瓶座
火星星座主導體格及體能、性能力


妳坦率而直進,是自由的愛好者且率真,每一項行動都充滿了不凡的智慧。

能夠在精神病學或者社會工作上有優於常人的表現;
假如星座有不良相位,則會帶來神經質,過度緊張,行為衝動的現象。

妳的力量傾向於精神方面,而不是傾向於實際的。
在藝術與文學的領域裡,妳的表現方式是包含豐富且是明朗的。

妳對於出生在1月20日至2月19日,與10月23日至11月22日的人特別具有性的吸引力,以及4 月20日至5月21日出生的人,也有同樣的情況發生,但強度上稍微弱了一點。
----------------------------

妳的木星星座在巨蟹座
木星星座主導一生的幸運來源、能夠獲得幸運的行運模式


這是木星所有位置中最幸運的一個位置。
妳將盡情享受人生所有樂趣,妳擁有一種非常美妙的氣質。

妳的性情慷慨寬大且本性仁慈,這些良好的性質經常帶給妳幸運和財富。

擁有木星在巨蟹座的人,妳會想把生命專注於追尋快樂的人生。
不管如何專心致力於一項工作,一種享樂主義的傾向總會存在心中。

很富於直覺能力,且擁有生動活潑的想像力,妳喜歡旅行。
喜好食物,一切與吃喝有關的東西妳都感到興趣;必須時常注意體重,勿暴飲暴食。

假如妳是女性,萬一丈夫或者父親不能照顧妳,妳將能很幸福的供養妳自己。

男女兩性都一樣,妳們都具有一種深深的安全感。
妳享有極為受歡迎的人緣,且可以從中獲得經濟上的利益。

出生在2月19日至3月21日,6月21日至7月21日,以及10月21日至11月21日的人對於妳在經濟上有很大的幫助。在一年當中的上述時內,會有很好的機會降臨到妳的身上。
----------------------------

妳的土星星座在摩羯座
土星星座主導一生噩運的來源、導致噩運的行為模式


摩羯座的守護星就是土星,強調了不被期望的特質;
妳會堅定的與人爭論,一定不會沉著平靜的去忍耐異己的主張,除非妳刻意那樣做。

擁有許多世俗的野心,有一種傾向就是一切自己獨自做;
妳遭遇困難的原因,就是因妳不願意聽可以節省妳許多不必要麻煩的人的忠言。

妳過去是一位膽怯懦弱的小孩,但長大後,會是一位有權威且具有力量的人。

土星在這個位置,顯示出某種程度的自私心;
假如有好的相位改善土星得位置,妳會有很多極佳的性質,而受到別人的歡迎。

[PR]

  by reijivr | 2008-01-07 16:58 | 一堆亂七八糟

dance into 2008

              |* 2008 Happy New Year * |

不能再停滯在同一步伐
遊戲的名字是螺旋
爬到頂峰不過是鑽進死角落尖
解開繫住衣領扣子的繩索
沒有安全網也
放手退出


充分地浪費了(咦)剛過去的聖誕假期後,馬上迎來Mid-term exam。
雖然是時候起跑...
不過還是希望今年能在默默平凡中添幾分驚喜和刺激:)

[PR]

  by reijivr | 2008-01-01 21:01 | 離不開東拉西扯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