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 radiance

c0112140_18492392.jpg

商家賺錢機會,人們外溜藉口。
假期,擠逼。無可奈何的故作熱鬧。

其實耶誕節是一個孤單的節日...。

現實裡容納不下的巨大,就放在這個細小的場所吧。(Photo by Mike Hudson

[PR]

  # by reijivr | 2007-12-03 18:42 | 離不開東拉西扯

零又三分之一。

不想面對還是迎來了反反覆覆不知第幾次的質疑和失控。表面是如此美好,可有想過複雜扭曲的掙扎和裂縫總是像頻死的瞳孔擴張又收縮。繼續繼續把粉碎的再堆合成形,儘管明知道無論整合多少次最後還是會一敗塗地的塌下來化成一灘漿糊。然後我又會出來把它急忙舔乾淨。

這是一種惡質玩意。

摀緊鼻子強逼自己閉氣直到近乎窒息之際鬆手兩秒鐘再繼續。分不清楚是腦部長期缺氧導致我的妄想症還是我的妄想症導致這一直無法停止的自虐。我恨無了期。

美麗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凶器。時間是繩索它被逐點磨蝕,磨斷旋轉鋼絲一圈圈地向外捲動把我捲入在內。我恨我恨我恨我恨我恨我恨無止境的心慄顫抖自相矛盾。我恨這單純得異常複雜的單純。

惡性循環。

其實我不了解自己。其實我了解自己。明白結果是磨碎是搞裂是絢麗的血紅。明白結果最後其實是我自己把自己撕毀。

泥足深陷。

[PR]

  # by reijivr | 2007-12-01 23:02 | 一些黏濕的情緒

Les Misérables (what)

世上最悲哀的事莫過於...
想上廁所的時候沒洗手間
想睡覺的時候工作卻沒做好
想吃宵夜最近的便利店卻要走好幾條街
然後發現口袋裡面連煙都抽光了,翻開錢包只剩下二十塊
突然覺得別說宵夜了連煙都沒錢買,人生是何時變得這麼灰暗的啊﹖

結果東拉西扯什麼都幹不成,死心繼續乖乖幹我的作業,一邊寫下這段真實程度加零一的碎碎唸。

窗邊還要好大風啊冷死了﹗法克﹗我想睡啊﹗

[PR]

  # by reijivr | 2007-11-23 02:40 | 離不開東拉西扯

Q&A

提出一個疑問。

如果經常活在膽戰心驚的情況下,這該說是生活每刻充滿了驚險,抑或是不知名的自作孽,這到底是驚慌抑或刺激,是混沌還是清晰﹖

視界線徘徊不定,心理反覆不明。好吧,我乾脆認了,我大概是精神失了常,才會拚了老命在自打嘴巴,去把泥沙往身上掩,那所有線狀痕跡都遮住;才會算了算了算了的一直喊,在心裡喊家裡喊網誌都喊上一份兒;才會把一再上湧的反胃感覺給抑壓回去,繼續燃著一根煙笑著去聊天,其實在透明鏡膜背後早已是一眶重得化不開的模糊...

[PR]

  # by reijivr | 2007-11-20 19:37 | 一些黏濕的情緒

why ask why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不想再次為同樣的決定而後悔,所以,才會一直如此想著﹕算了啊﹗不要緊。
反正這句說話很好用。無論是吸一口氣還是呼一口氣結論如果是,算了啊,不要緊,管它的,solution好像就變得有點眉目了。

雖然說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一句「算罷」了事。

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樣是種逃避的方式然而我卻不這樣認為,相反,這其實不算是一種自我冷靜的方法嗎﹖

[PR]

  # by reijivr | 2007-11-17 14:23 | 一些黏濕的情緒

Merry-go-round

「ハウルの動く城」裡面的主題樂「人生のメリーゴーランド」The Merry-go-round of Life)
三年前從東京回香港的班機上,整整三個多小時淨是在MP3裡重覆播放著這首歌,不斷聽,不斷聽...

高空星光閃爍,風流逝於身體下,回憶幕幕旋轉在眼前,籠罩成一支絢麗華爾滋。
在最頂點竭然而止。
滑落是寂靜在漫延,無法抓住的輕,觸摸不到的是人生編織成那孤單的旋律...

是這樣子的聯想。
真的很喜歡這首歌﹗

在動畫裡面聽到又是另一番感受。無論是電影開始時蘇菲獨自在帽子店工作、哈爾城堡出現、回到哈爾出生的湖邊、還有哈爾臨行前向蘇菲許下承諾的好幾幕,心裡滿溢著難以言喻的感動和激動。

在網路上找到這歌的電影原聲版本試聽﹕按這裡
--------------------------

是的,我是很容易投入在小說、音樂、電影情節裡面的人。說我膚淺也好,單純也好,我覺得能夠全心投入在一樣事物的本質裡面,是種享受吧﹗雖然有時候自己情感的反應可能有點太過了...在電影院遞過紙巾給我的朋友都大概為我這點專注而吃驚過,「妳真的感動成這樣啊﹖﹗」

對啊,我真的感動成這樣。

[PR]

  # by reijivr | 2007-11-15 22:33 | 一些黏濕的情緒

around ground

最近的生活,套用句俗點的話,忙到HI HI(淚)

我恨桌上的一堆功課﹗我愛我的枕頭和棉被﹗
在咖啡和葡萄適都失效的這段日子,也許睡整天才能把精神給補回來﹖
很多事想做都沒空去理,說好要出來吃飯聚會的拖了個多月都沒去成...

Plastic Tree幾個月前的專輯《ネガとポジ》到現在感想還沒寫上來、
剪頭髮剪了一個月還沒剪得到、說要收拾東西到現在碰到沒碰過。

因為,有時間,睡了去,最實際﹗

[PR]

  # by reijivr | 2007-11-14 20:51 | 離不開東拉西扯

終止不斷的延續。

還記得這一些年來對視覺系音樂的衝動,沉迷和麻木。
曾以為在裡面成形的自己是「自己」,然而那只是一個歪曲畸形的極端產物,是誰﹖

誰也不是,什麼也不是。
只是把井口封得更窄,把門關得更緊,向內屈曲得越來越厲害的東西。

一切想得太完美,包括自己,自我滿足得過份,以為其他人和事都是垃圾。
這個人,這個我,拔足離開了誤以為是理想世界的空間,才發現停頓下來的是自己,
現實和環境早已轉換了好幾遍而自己還沾沾自喜地躲在另一個地域,以為自己在成長。

要把錯過了的時間追回來並不可能,「咄,幼稚﹗」地暗罵一聲,這個笨蛋。
我想,該謝謝把我打醒的人吧﹗

------------------------------
不過也有好處啦,至少Dir en grey和Plastic Tree至今還是自己最愛的樂團,
沒有了瘋癲的追隨,歌曲的意義對我來說還是根本地從來沒改變。

Plastic Tree最近的Tour其中一站去了台灣,好羨慕﹗
我想一直向外拓展的Plastic Tree和沒差點入籍歐美的Dir en grey,
會來香港開Live的機會基本上是零吧(泣)

Linkin Park來香港沒有用呀,叫Dir en grey來,叫膠樹來﹗﹗(喂)

[PR]

  # by reijivr | 2007-11-07 00:07 | 離不開東拉西扯

Dir en grey - DOZING GREEN


10月24日推出的Maxi Single。
久違的新曲,風格是和前作《Agitated Screams of Maggots》全然不同的旋律派。

漩渦,侵襲,四方八面,剝落...
結他聲是圍牆,BASS是上昇氣壓,剩下的是逐漸枯萎的,京的聲音;
嘶叫著。渴求著得求嗎﹖靈魂被淹沒後,只剩枯竭廢黃的吐息不斷。
是消去,還是回歸﹖

對Dir en grey幾位快四十歲的大叔來說只會是繼續賺大錢的搖滾夢延續吧orz

───────────────────────
作詩:京 作曲:Dir en grey
蟲喰う瞳に見せられ息閉じる
撫で下ろした心がポロリ
清々しい太陽が
雨音ザラリグラリ混ざって

避けた胸踊らせ空しさに問う
白い声 漏れる息 In The Sun

淫らに開けた傷口
無と消え成る、Dogmaの風
溶け出す君の心臓

薄暗い朝、響くサヨナラ。

裂けた胸踊らせ空しさに問う
ただ今は独りでいたい

一輪の春、涙もろい首と地を這う君さえも

Love Me
Abandon Hope
───────────────────────

其實一開始聽到新曲,內心真正的吶喊如下﹕
抱著《THE MARROW OF A BONE》聽了這幾個月,終於有新曲了我昐到啦昐到啦﹗﹗
按這裡去官網看看宣傳版的MV

[PR]

  # by reijivr | 2007-11-02 22:31 | 琴音在結他弦上

消耗不掉的就留下來。

其實大可以再老套一點去看篇名為《找尋理想的故事》或《所謂快樂的定義》的文章然後「哦﹗這樣子啊﹗」微微側頭作一恍然大悟貌,之後繼續喝杯茶撥撥頭髮看著天空笑著說句「今天也是好天氣呢。」一邊光輝內湧地大踏步向前走。

不排除有人真的會這樣做。
雖然這樣好像是逃避著什麼似的...

不過肯定的是自己不會傻沖沖地把別人心裡認定的道理奉成生命的真理。
畢竟每個人認定的東西都有不同(應該是吧﹖)。

只是認定了的其實也算不上是什麼實際的憑據,充其量只是自以為是當成寶貝的秘密而已。

我也不知道這樣做是正確還是錯誤,不過最近有種討厭事情硬要分清黑白兩極的念頭,
或者,留與去,要與捨,只是兩種本質不同的選擇吧﹖

問一句,喂,我想要追求的是什麼﹖
既然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就不要再三顧四想得連自己都覺得厭煩了。

[PR]

  # by reijivr | 2007-10-25 23:56 | 一些黏濕的情緒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